20101221一些思考

前几天北邮校长方滨兴开了新浪微博然后昨天发了一条消息,瞬间骂声一片,咱趁火打劫也骂了几句。后来整个微博被删掉了。方校长估计也受不了这些骂声了。

这个结果是可想而知的,他发起了GFW项目,把中国的网民置于闭塞之境。面对高墙渴望自由的人自然会愤愤不平。这是以技术作恶的典型。但是恶不在技术,恶在政治。技术和知识分子都犹如武器,是好是坏要看落在谁的手里。国家防火墙是入侵检测系统,在理论上是可以起到真正意义上的防护作用,一方面是在应对网络战争方面,另一方面,据说国家防火墙有过抵御境外大规模黑客攻击的先例,对于国内互联网企业可以是作为第一道公用的屏障。可惜这个技术落在某派对手里了,其性质从对外变成对内了(虽然从技术上来说是对外“入侵”检测,但是入侵的往往不是黑客或者虚假消息,却是真相,也就是说变成对内防止民众获取消息了)。有人说过,世界上有两种墙,一种是防止外面人随便进来的墙,这是家的墙。另一种是防止里面人出去的墙,这是监狱的墙。我们的国家防火墙从对外变成对内,明显的可以看出我国的性质了。

然后有人会说,没有了国家防火墙和国内含辛茹苦的管理员,岂不是谣言满天飞了吗?这其实是一个很大的社会问题。第一个问题是人民造假,第二个问题是人民的辨别力太弱以及官媒公信力丧失。我从人人、新浪微博这些国内应用看到非常多的谣言(比如金庸去世之类的消息)。很多谣言流传很广,流传时间很长。但是反过来看twitter,虽然也会同时出现谣言,但是谣言一般都会非常快的平息。人民造假的问题很难说清为什么,有些人造谣的心理是骗取点几率,有些人造谣的目的是恶意的。世界上什么地方都会有造谣的现象,但问题是大多数的国家都很快能揭穿谣言。但是中国做不到这样。因为人民辨别信息真伪的能力比较弱。为什么比较弱?如果长期以来,信息的真假性都不是一个人自己判断的,而是有高高在上的人帮他判断的,那么有朝一日让他自己去判别,很有可能他判别不了。我们现在就是有人在“帮”我们判别信息的真伪,某些部门说是“假的”消息,管理员都会直接删掉。且不论是不是假的,至少这个做法就让人觉得欲盖弥彰,更容易去以官媒反方向理解。另外就是大型媒体的公信力丧失。这是显而易见的,70年来官媒不知道说了多少谎。而到了网络时代,很多真相都是封不住的。加上官方欲盖弥彰的做法,怎么可能有公信力? 有些专家为了保证政治正确性,老是说胡话,怎么可能有公信力?反观twitter上面的人,虽然也会不时传进谣言,但是里面有很多人长期接受大量信息,有 着很高的判别能力,而且里面也有很多非常有公信力的人。所以一般的谣言,在没有管理员的情况下,都会在短时间之内被消灭。

说到底,某派对治民的方针是完全错误的,有些地方近乎是在搞愚民政策,他们的想法是这样的:通过高层说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去干预民众的判断,让民众没有判断真伪的能力,从而依赖于高层。很可惜这样做副作用是很大的,因为一旦有人造个真的谣言,渗透进来,那就很难消灭了。所以就通过国家防火墙,把所有的真相和谣言全部封堵在境外。继续让官方“精英”来代替我们屁民判断。

如果一个国家,只有政治局常委有判断力,而其民众普遍没有判断力,这样的国家岂不是可笑吗?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