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506关于献血

学校每年都会让大三的学生无偿献血。之前两年看学长们献血,也有很多抱怨的声音,但是也看看过了。今年终于轮到自己一届了。

这几天一直收到辅导员的短信,“奉劝”大家去献血。不过我个人因为最近动了手术,在家修养几天,没有到这个风口浪尖,但是看了各位同学的校内状态,以及收到的那些短信,我也大致知道大家的感受了。

我个人是不排斥献血这样的公益事业的,如果叫我去献血,我也是会去献血的。(之前也签过骨髓捐献志愿,但是后来没什么消息)。这源于我治病救人的理想。之前想做医生,但是由于种种原因没有进入那个行业,所以希望在别的一些事情上力所能及的救死扶伤。很多人抵制献血,是因为某些组织通过这个来赚取暴利。然而作为一个急需输血的患者来说,在经济上被人狠狠宰一刀总比没了命好。从这一点来说,我是很支持献血的。但是在血上面的暴利,又岂能是听之任之呢。这事情必须要通过一些手段查清楚,但是我觉得不应该是抵制献血。

而让我气愤的事情在于,学校的某些组织,或者说各位辅导员,为了达到献血的指标,不遗余力地去“做工作”,要用各种“道德标尺”去“说服”一个学生。就好像你不去献血,你的道德就很败坏似的。要我说,如果献血是义务的,而你没做,这样还可以谈论道德高低。既然讲明是自愿的,也有意愿书让你填,这就不存在道德的高低。难道胁迫一个人去做他不愿意做的事情的人要比一个不想去做一件事的人道德要高吗?至少我是不怎么认为的。中国当前最需要的道德,理应是尊重个人选择。这是最起码的道德。

更令我吃惊的是,有的同学在交了献血表,上面明明填了“否”,却被默认为了“是”,然后用短信作为“道德楷模”来宣传。我但愿是老师们看错了,否则这是怎样一种践踏民意的表现啊。

从小到大,被践踏民意多次了。大多都是学校干的。小学初中的时候学校规定周六不能上课,于是学校发了意愿书,把周六补习改成兴趣小组,说在上面签同意就行了。我不知道当时有没有人写了不同意,至少我写了同意。虽然这不是我的本意,但是为了不被老师冷眼相看,不自找麻烦也就签了。

过了这么多年,同样性质的事又同样在学校发生了。我们从小就是受到这样践踏民意的教育。其实大多数人在后来都醒悟了,知道自己有很多的权利。但是很多时候又因为一些畏惧而放弃了。但是如果每个人都能起来捍卫自己的权利,那又会变得怎么样呢?至少我对这样一天的到来并不死心。

在献血这件事情上,那些发自内心想献血的同学固然很可敬。但是那些不愿意献血的同学的选择权,我们更应该捍卫。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