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迫微信收费?市场经济的笑话

据说微信收费已经是板上钉钉了,听说是5分一条文字,包月10块。
如果说微信收费是腾讯提出来的,那我毫无怨言,这是市场经济嘛,一个愿打一个愿挨。问题是这次收费是工信部逼的,这就很搞笑了,我们的市场经济竟然允许政府直接制定价格,这和我所知道的市场经济完全不相符,果然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看了一下运营商给的原因,或者确切地说是借口(载自新华网):

“信令是什么?专家表示,通俗地说,用手机打电话、发短信、上网所传输的声音、文字,或者是视频,都会经过转换以比特的方式在移动网络上传输。但是这些传递的信息需要一个“带路人”,将信息安全、可靠、高效地传送到目的地,这个“带路人”就是信令,也被称为“心跳信号”。
信令在专用信道上传输,控制网络上海量级的信息沿着各自正确的路径,到达正确的地方。然而,由于无线资源的有限性,可容纳信令的信道资源也是有限的。因此,一般情况下,当信令指明“正确道路”,信息已沿着正确道路传输后,信令就不再占用信道资源。但是,微信等业务,为了保持永远在线,会频繁发送信令,这样“六车道”的信道就被OTT业务“频繁喊话”的信令挤占了4车道,指引语音、短信以及其他数据业务的“带路人”都拥堵在剩下的两个车道上,从而导致网络连接无法建立,引发网络拥堵。”

好吧,我不是通信专业的,没办法完全理解上面的这段话。但是作为计算机专业的人来说,“保持永远在线”是计算机网络上面是很正常的事情。作为软件开发者,我建立一个socket连接,并且保持一个长连接,这是大多数跟网络相关的客户端都做的事情,不用说微信了,我们的东方财富通也是用了socket的长连接来获取实时数据。使一个socket建立并保持是一个网络供应商需要提供的最基本的服务,我相信腾讯作为一个软件公司,肯定不能直接做操控信令这样底层的编程,这个都是硬件层和网络供应商的事情,也就是说这是通信协议上的国际标准,所以事实只可能是运营商没有建设好基础网络服务,出售的流量完全超过了它的基础设施能承载的能力。买流量就像买水,我向商家买了5吨水,并且协议上没有说明这水必须怎么用,那么我拿这些水去洗澡还是去烧饭,商家就无权来规定我。我们买流量的时候,运营商和我们的协议之间并没有规定“只能浏览网页”,那么运营商就没有权力来约束我拿这个流量干什么,哪怕我拿来下载电影,或者做一个服务器向外分发数据。
既然运营商没有做好基础建设怎么办?正常的办法无非就是让运营商自己去建设好自己的网络,钱不够怎么办?没关系,提高流量费就行了。虽然流量费涨价必定会被别人骂,或者有些人转投别的运营商,但是这是市场经济正常行为,企业自己做权衡考虑。现在运营商不想做基础建设,又想超卖,又不想自己的网络太拥堵以至于人人上网都很慢,竟然想到让政府把这个超卖导致的成本转嫁到一个民营企业去,这真是岂有此理。
实际上在我看来,信令什么都是借口。如果真是信令的问题,那么我觉得不要说微信了,以后微博、手机QQ,甚至我们东方财富通也都要收费了。真正的问题肯定是微信使得运营商的短信、通话业务的利润缩小了。因为别人打破了自己的垄断,而借助政府通过行政手段打压对方,也只有中国做得出了。而政府对运营商的垄断却不闻不问,在微信之前的飞信,造成移动垄断的时候,连个屁都不放,想当年我在大学里饱受飞信垄断的困扰——学校的师生基本把飞信当做通信标准使用,学校的各种信息都通过飞信发送,直接导致我转投联通之后,对学校的信息完全没法掌握。我老早就说XX党已经是中国先进生产力发展的最大阻碍了。
如果说这也是市场经济的话,我只能呵呵了。中国的政府对中国国民和中国民企的压榨可真是不遗余力。那些始终不认同中国是“完全市场经济体”的国家真是明察秋毫。

1 Comment

Post a Comment